特輯

Imagining a New Home—Feminism and Architecture
/ By Chen Yi-Ling

The establishment of social housing urges us to rethink about "home" and "living" in a world that everything is commercialized to the extreme.

一個新家的想像:從女性主義建築談起
文/陳怡伶

社會住宅運動對台灣最大的貢獻,就是開啟一個新的家的想像,讓我們可以在極度商品化的都市中,重新思考住宅的意義。

巴西庫里奇巴市長傑米雷勒是一個很會激發想像力的人,曾經被邀請來台,他在演講中說,做為市長的他最喜歡和三種人作朋友,第一是藝術家,因為藝術家(據他說)有很薄的皮膚,對外界很敏感,比所有人對社會變化先有感應;第二是哲學家或詩人,這些人很能夠把各種混雜的現象,變成簡單精簡的文字,一語中的,幫助大家瞭解現實;第三是記者,因為記者做事的習慣是今日事、今日畢。可能大家對記者的看法不一樣,但是傑米雷勒的三種朋友,讓人瞭解為何庫里奇巴可以成為開發中國家的城市奇蹟。
因為傑米雷勒市長可以很快針對都市問題提出解決方式,從普羅的大眾運輸,垃圾,貧民窟的改建和自力造屋。「都市不是問題,都市是解決方式。」他說,一個令人激賞的反向創意思考。
Copyright TWArchitect Magazine 建築師雜誌社版權所有, 轉載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