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輯

Overnight After Hour Work
— the Myth of“Designed-oriented”Architectural
Firms in Taiwan
/ By Lion Chen

The significance of design often keeps us late in the night, but what it brings us by overly burning ourselves in work?

熬夜加班這件事
「設計型」事務所的迷思與建築職業的永續性

文/程凌

…我們都深知長期專注乃至於不得不過了夜的時間長度,對於設計發想有多麼重要。不過,實務工作中的加班熬夜實際上是怎麼一回事呢?經年累月又意味著什麼呢?

「我到了這把年紀還通宵熬夜耶。村上,你現在還能熬夜嗎?」……什麼?通宵不通宵這種事情,比起要在美術的地獄世界存活下來,根本無法成為痛苦的判斷標準。這個人是在逃避藝術的商業世界不曾間斷的頑強戰鬥。原來他只不過是會因為熬夜一天而感到陶醉、興奮的傢伙。想因為熬夜而獲得稱讚嗎?那種學生般的熬夜比起征戰世界還要重要嗎?原來我們的志向跟夢想都不一樣,我只有覺得遺憾。…
通宵熬夜這件事,也許看起來『像地獄』,但它不是地獄,它什麼也不是。…無視這種懷抱著藝術的矛盾的痛苦,只顧著沈溺在「我很拼命」的幻想中尋找安慰,根本是搞不清楚狀況。…這個世界,如果不作到極限,是無法看到東西的;這個世界,如果集中力跟體力用盡了,只有馬上等死。                       ~村上隆
Copyright TWArchitect Magazine 建築師雜誌社版權所有, 轉載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