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輯
Young Generation's Anxiety over the Chance to Takeover
/ By Victor Hsu


Would an outstanding architect remember to pass on opportunities to his successors after his long striving to reach the peak?
.
年輕的焦慮與世代傳承
文/徐岩奇

猶記每個人都曾有過年輕,都在找尋突破機會,奮鬥成功的過程還歷歷在目時,但成功後豈忘記初衷?或好不容易佔據了一個山頭,豈肯給後繼者一個關愛的眼神?

不少人談到國際競爭,都猶記年輕時曾經意氣風發,卻隨著年長越來越不敢做夢。如此的話題,幾乎每個世代都在重複發生。面對錯綜複雜的障礙常常叫人沮喪,往往不是少數力量可以改變的;如果不是堅持某些信念,也早已放棄或隨波逐流。壞消息是這些問題不像幾年內可以解決,好消息是偉大建築師多受過惡劣環境錘鍊,對建築人不見得都是壞事;只是不可不知我們所處的挑戰,不當溫水裡的青蛙。
公共工程近年幾成為生人勿近的場域,我認為是問題的關鍵。環顧臺灣的執業環境,不少人有上法院的痛苦經驗,想遠離公共工程(這也是促使2008年我決定勇闖大陸的原因)。
Copyright TWArchitect Magazine 建築師雜誌社版權所有, 轉載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