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輯
Updated maps — "The Shift of Architectural Practice and the Generations of Practitioners" Observation of firms in Europe and the US
/ By Ulf Meyer

Well educated, working in virtual teams with low hierarchies and preferring fun over status and prestige. In Europe in particular, boundaries ceased to mean anything and this generation (of architects) could move freely between worlds.
版圖重組—歐美建築業世代變動觀察
文/Ulf Meyer 圖片提供/下載自各事務所網站

但建築的變化不能簡化為科技的改變。受良好教育的年輕建築人在虛擬且較無階層之分的條件下進行團隊合作,他們在意工作的趣味更勝於地位或特權,對業主來說,這可不全是好事。

世代間的潮流
加拿大作家道格拉斯•卡普蘭(Douglas Coupland)在1991年出版了「X世代」(Generation X),這個用語便迅速成為後冷戰時代的熱門字眼。書出版前兩年柏林圍牆才倒塌,短短兩世代間世界版圖徹底翻轉。當蘇聯、南斯拉夫與捷克斯拉夫相繼瓦解,歐洲地圖必須不斷更新,歐盟增加了十一個新國家,成為一個二十八國的大家庭。不久後,「Y世代」被提出,也就是在2000年前後正值青年的一代(或稱千禧世代)。這個世代成長於網路與行動通訊的環境。在北美,儘管沒有地圖重組的問題,九一一事件使得長久以來對「西方」政治版圖的反思也波及建築界。
Copyright TWArchitect Magazine 建築師雜誌社版權所有, 轉載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