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輯
Return to the Craftsmanship of Architecture
—In Memory of Architect Tsai Pao-Feng

/ By Jack M.S. Hsu

He could be inhumanely restrict, but to him, loosening, even slightly, could strict in unwanted compromise.
重回建築的「手工性」─憶蔡柏鋒建築師
文、圖/徐明松、蔡柏鋒提供

我們知道他是嚴格,有時亦幾乎不近人情,如果不是對作品的堅持,些微的放鬆可能也就是對逐漸喪失理想的社會的妥協。

本前輩建築師村野藤吾(Togo Murano)對自己的作品有過這樣的描述:「遠看是現代建築,近看是歷史建築」。此刻,在蔡柏鋒建築師離我們而去時,這句話值得再拿出來細細品味。建築在所有人文領域的創作中,有其專業特殊性,它很「巨大」,它既會成為城市的一部分,又會或多或少是被使用的空間,人既可透過視覺遠處觀賞,又可能進入使用,此時觸覺、聽覺、嗅覺都可能派上用場。如今現代城市不再是三、五千人口的城鎮,而是動輒百萬人口的都會,城市的擴延,也使新營建技術應運而生,為得是更快速、工業化地提供更多的使用需求。不過之後多數建築師卻忽略了建築生產所具有的手工性,即便營建技術已改,但建築不是房子,有其感情與文化的面向,這點跟時代的更迭無關,建築絕不該是大量複製,成為沒有表情的商品。
Copyright TWArchitect Magazine 建築師雜誌社版權所有, 轉載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