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輯
Wei Wu Ying Cultural Center
/ By Dana Buntrock

Architecture that is the collective expression of our communities reveals our greatest hopes.
衛武營藝術文化中心
文/岱納•邦特拉克

建築最終是一個社會價值的集體表現,建築展現了我們最崇高的期待。

當我們在為一個社會中最重要、最昂貴的建築選擇地點或決定用途時,展現了我們對這個社會的理想。很多時候,建築師會藉這樣的機會,設法將平凡的構造物提升為抽象的心智演練或是打造成為城市裡的藝術品,然而建築最終是一個社會價值的集體表現,建築展現了我們最崇高的期待。
對台灣來說,1980年代末的解嚴是個重要轉折。在一個中央集權的社會,所有重要機構或國際組織都集中在首都,這樣的狀況似乎很尋常:台北做為整個國家的大腦,其他較小的城鎮被視為國家的手或腳。
Copyright TWArchitect Magazine 建築師雜誌社版權所有, 轉載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