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11

早年東海校園的烏托邦

Utopian Campus of the Early Tunghai University

These Chinese architects with deep connection with Walter Gropius were unrecognized because of their much more advanced ideas in the relatively backward society at home.
/ By Jack M. S. Hsu

 

東海校園的設計,真正的精神並不是在房子本身,而是在房子與房子之間(虛的不份)──院子的部份。有很多人一直認為我們設計的特色是漢唐的建築風格,其實不是如此。中國人在建築上最大的發現,就是三個房子或四個房子合在一起,圍成一個院落,這是中國最大的發明之一。在世界上很少有,在西班牙有、歐洲有,但是他們圍成一個院就沒了。但是中國人引申出二、三進,可以一直延伸下去。……房子本身非常簡單,不簡單的是三間房子間的關係變化。到了庭園,這個關係變化就更多了,它不但有房子、還有牆、還有廊、還有樹,然後圍成空間。

動機
東海大學早年校園(簡稱早年東海)一直是我流連忘返的地方,每年總喜歡帶學生來此,以各種形式做戶外教學,學生能學多少或感受多少,也不特別確定,倒是每年幾次的東海之旅,對我來說,總有不同的體會,收獲滿滿。其實我們不是沒有準備的辦戶外教學,而是先帶研究生細讀陳其寬、張肇康先生的作品(包括東海時期以後的作品),像平、立、剖,甚而施工大樣,也細想這兩位先生處理作品間的差異,及努力查證背後所有的文獻資料,特別是書信與發想草圖,所有的工作都在科學地回溯、重建當年創作的情境,再給予一個歷史性的詮釋與評價。

這幾年,外國朋友來,也樂於分享台灣建築界曾有的美好經驗,除了王大閎、陳仁和,就是早年東海了。

文/徐明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