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10

王大閎住宅的禁欲論述與傳統繼承

The Discourse and Heritage of Wang Da-Hung’s Housing Design Austerity

Immersed in his exploration of traditional beauty, Wang Da-Hung incorporated his western training with Chinese legacy that carried out in the design of his own house and several unrealized projects. Unfortunately, his achievement has been overlooked in Taiwan.
/ By Jack M. S. Hsu

 

政府一向提倡文化復興,我覺得「文化復興」,基本上,方向沒有錯,可是推行的方式不當。『復新』不是『復古』,要表達的是新的東西,不是舊的東西,這兩者有很大的區段,即生與死的區別。目前政府提倡自強運動,我們不能對外人說我們祖宗多優秀,拿一幅古畫,一個花瓶來炫耀,我們要表現出我們現在多麼優秀,如此,人家才願意跟我們來往,尊重我們!
《王大閎作品集》,王大閎

序曲-抉擇
討論王大閎其人其事,必須先回顧時代,一個是積累文化的時間長河,特別是孕育他的華人傳統文化,就像有人問白先勇,「您的鄉愁在那裡?」,白先勇回答:「不是廣西桂林,不是台北,也不是聖塔芭芭拉(Santa Barbara),而是華人傳統文化」,唯一讓他們能寄情的即是古老的傳統文化,他們將自己視為一種連結「母體」的臍帶,任重而道遠。另一個時代則是他所經歷,無論是美好、真實的養成或之後妥協受挫的年代。

1947年,如果王大閎像哈佛同班同學貝聿銘選擇留在美國是否成就會更高?這原是一個無法重溯的問題。不過認真細想,1942年,王大閎從哈佛建築研究所畢業後,就做了選擇,他未像貝聿銘選擇進入美國建築職場,也沒像王作燊般回國創辦聖約翰大學建築系,而是選擇在國民政府駐華府的中華民國大使館任隨從翻譯,這自然是一個等待回國的閒差事,沒想到一等就等了五年。

文/徐明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