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s
2019
04

三鶯部落自力造屋

Self-Assisted Home Building in Sanying Community

Indigenous squatters in urban areas were first forcibly evicted, then relocated with official resources. Peoples in Sanying and Hsizhou are assisted to find places to restore their homes are considered new issues and new possibilities.
/ By Sawa Lai Architect & Associates

 

接到建築師雜誌製作「建築的回歸土地運動」特輯的邀稿。對於這個命題,不禁讓賴澤君建築師想起2008年的往事。那時她還是一位為搶救樂生療養院保存而衝鋒陷陣,衝撞體制,衝撞街頭的研究所畢業生。歷經多年的抗爭,當時行政院長擋不過各界關注樂生院存續的聲音,終於拍板確定在樂生院區「保留最大」,園區破壞最小的前提下變更捷運修理廠的原規劃。樂生院暫時解除危機了,然而那幾年反迫遷、民眾關注文化、關注人權的聲音,並未讓政府記取教訓。

2008年,新北市水利局為執行清空都市原住民河岸部落之任務,首先選擇以三鶯橋下三鶯部落作為第一波拆除對象。接著新店溪畔的溪州部落也收到將要拆除通知。怪手只用了幾天的時間,就把聚居在三鶯橋下多年的木造聚落拆除變成斷垣殘木。根據部落居民的描述,這已經是他們第七次家園被拆除了。「七拆七建」這樣的拆遷並未改變居民留在河岸的決心。許多人依然不願意搬進去鄰近剛剛落成的「隆恩埔國宅」。不久之後,部落迅速地在原地又重建起來。

另一方面,剛剛落成啟用的隆恩埔國宅,這裡可以安置超過200戶的住戶,建築物美觀大方,又有電梯上下很方便,在區位上,生活圈上都很方便,政府興建的豪宅為什麼不被部落族人接受呢?這個問題,是許多都市漢人無法理解的。當時賴建築師在社大的學生反問她為什麼要縱容部落佔領河岸。這個問題讓她更進一步想去了解,為什麼?原住民有豪宅不住,卻甘居陋室?

文/賴澤君建築師事務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