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s
2016
07

中性的力量

The Power of Neutrality

I think she made an enormous contribution as a woman, but her greatest contribution is as an architect– by Rem Koolhaas
/ By Lin Chiaju

 

就在台灣第一位女總統蔡英文就職前一個月,全世界第一位普立茲克獎女性建築師得主Zaha Hadid另人錯愕的突然辭世。乍看好像沒什麼關係的事件,卻在2016年的上半年在台灣同時成為討論的焦點,而這些報導也多著重於她們身為女性,如何成為其專業領域的領航者而在歷史定位上留名的特殊性。當全世界建築人紛紛猜測Zaha的接班人何在的同時,有關女性主義與建築的討論也開始慢慢浮現。
I think she made an enormous contribution as a woman, but her greatest contribution is as an architect – by Rem Koolhaas(註1)

性別的強調,是所有介紹Zaha Hadid的論述無法避免的焦點。因為女性建築師的特殊性,遠大過設計特質的描述容易被記憶,這個無法改變的標籤強化了Zaha作為建築師的成就,卻也模糊了她在建築設計本質突破性思考的定位。與Zaha亦師亦友,也是Zaha職業生涯的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老闆,OMA的創始人Rem Koolhaas在Zaha過世後接受dezeen 的獨家專訪,回憶當年在AA認識她的時候被其作品的美感和強度所震驚,但在他進一步觀察到的Zaha是個在流利的英文溝通的外表下,內在邏輯思維深深受到阿拉伯文化的熏陶影響,以及出生於政治和外交世家養成的敏銳人格(註:Zaha 的父親曾擔任Liberal Iraqi political party的黨主席),因此她的建築特質,其實是非常獨特並且有別於傳統西方建築脈絡下訓練出來的思考方式。

文/林家如 攝影/Hawkey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