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s
2019
06

品格力量的歷史性影響 — 懷念 陳邁先生

His Personality and His Influence— In Memory of Mei Cheng

“Among my very few friends, Chen Mei is the most sincere and unsophisticated gentleman. You can have him as a lifetime friend and share with him poetry, wine and everything else.” (Han Pao-Teh’s greeting words for Chen Mei’s 75th birthday, 2005)
/ By Lo Shih-Wei

 

去年底系上老師提起2005年創立陳邁國際建築講座,當時也慶祝陳先生七十五歲壽誕,那麼今年是否也來籌備另一場講座,為陳先生高壽祝賀,因此聯繫宗邁事務所的朋友,打聽到陳先生身體不適,正接受治療中,暫時不考慮以先生之名辦活動。沒想到4月11日聽到陳先生過世消息,系裡老師與系友們都悲痛難捨,最敬愛的師長前輩就此永別,真是我們建築界最大損失。作為陳先生的學生,感念陳先生長期的提攜愛護,謹以此文追懷先生的建築人格典範及影響深遠的時代貢獻。

戰後台灣第一代—陳先生的實建築觀
陳先生的第一個歷史性身份,是他屬於戰後在台灣教育出來的第一代建築人才,他與費宗澄先生及漢寶德、吳明修、蔡柏峰、高而潘、李祖原、潘冀等先生們可說是屬於同一世代,皆是成大早期系友。他們青少年或在大陸或台灣成長,但大學都在台灣接受現代建築啟蒙,受到成大金長銘教授及他辦的《當代建築》的深刻影響。大學畢業後留美、或留日,正當1960-70間現代主義建築思潮席捲全世界的高峰時候,如柯比意完成的印度香地葛立法議會大樓(1953)到拉圖雷特修道院(1961)、巴西的尼邁爾完成Brasilia首都方案(1956-61),路易斯康的理查醫學研究中心(1951-53)與沙克生物研究所(1959-65)、丹下健三的奧運代代木競技場(1964)等劃時代作品讓全球建築人眼界大開,他們留學海外受到這些成熟現代主義的薰陶,雖然對現代主義反省的聲浪也正興起(如Team X、Kevin Lynch, Christopher Alexander, Jean Jacob等對人道與人性的強調),基本上這一代台灣新秀們在海外練就的是現代建築專業功夫,回國之後面對的是戰火暫歇的兩岸及冷戰開始的東亞秩序,經濟正蓄勢待發,即將以加速度發展,歐美先進國家是追趕的目標。

文/羅時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