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s
2019
06

在乎與不在乎 陳邁先生追思會致詞

What He Cared and What He Did Not Care—Speech for Mei Cheng’s Memorial Service

Mei Cheng did not care how much he could devote for the architectural society, did not care how much he was paid back, did not care anything for himself. He did care all of us.
/ By Chang Shu

 

竹蘆是陳先生成立宗邁之前的作品,當年幫他畫竹蘆施工圖時,我才剛滿廿歲。

一轉眼已近50年,此期間我一直受陳先生教導與照顧,尤其是我在宗邁那幾年。

當時我常帶隊做競圖,不幸的是輸多贏少,每次輸競圖我都很沮喪,覺得對不起老闆和同仁,甚至懷疑我的名字不好。這時陳先生就會笑著對我說:「不要太在乎」,在當時這句話給了我極大的安慰,但這句不在乎不只是安慰人的話,在其中我體會到了他面對挫折的壑達。

我追隨陳先生久了以後,發現他「不在乎」的事很多,他不太在乎宗邁同仁耍點小脾氣或摸點小魚,因為他眼中只看到我們的長處和潛力,這種不在乎是寬容。

只要是他認為宗邁可以幫助建築界的事,他一定大方的與大家分享,不藏私、不小氣,不在乎回報,這種不在乎是大度。

為爭取對建築界有利的事,陳先生參加了許多組織和會議,在過程中他不在乎付出、受氣、和麻煩,這種不在乎是犧牲。

許多和他沒什麼淵源的人來找他為建築界發聲和出頭,我曾提醒他小心別受人利用了,陳先生的回答是:「只要能做對的事,我不在乎被利用」。

所以他的「不在乎」是一種擇善固執的寬宏大量,他的寬宏大量出自於真誠,是他個性的一部分,是很自然的,所以我想用瀟灑二字形容他,瀟灑的不只是他的做人和做事,其實陳先生穿唐裝也很瀟灑。

文/張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