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s
2021
04

平面的詩意及怪物 西薩建築談話的兩個註解

The Poetics of The Plan and Monster – Two Notes from Conversations with Álvaro Siza  

/ By Albert Ho

 

建築的詩意性對每位建築人有不同的意義及表現。但是一個眾所皆知的概念,它可能是出現於某個廊道末端光陰與壁面的關係,或是一個柱子與樑接頭的關係。這些會勾起我們對建築詩意性的幻想及認知。然而西薩卻認為他所認知的建築詩意會導致人們的不舒服,怎麼解譯他於1996年所提出的這一段話?關鍵在於他所認知的建築的詩意性並不是由某個影像或照片所形成的感覺。他所認知的建築詩意出至於一個源頭,那就是建築物的平面。建築平面是建築表現中最基本的符號系統,對於這個符號系統掌握的成熟度奠定建築創作本身的品質及詩意。然而建築的平面,相對於建築其他類型的表現,如透視或影像,是個非常抽象,不容易溝通的符號系統。 平面往往是建築生成的第一步。透過平面不斷的修改、調整及反覆的檢驗,一個建築作品才慢慢的形成。平面轉成剖面,剖面轉成立面,立面轉成量體,量體轉成建築形象。這一系列建築符號的操作呈現於漫長的時間軸。而西薩之所以說他所認知的建築會讓人不舒服,他指的是一個由平面主導的建築作品,需要的是時間。而這個漫長的程序挑戰人們的耐性,尤其是挑戰業主的耐性。他所謂的建築的詩意是建構在平面詩意的基礎上,平面必須要達到有詩意的境界,建築的生成才可以延續。

文/何以立
圖/西薩建築師事務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