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s
2018
01

建築的畢業與延畢—人的教育體制與建築的審核體制之間的對應

以羅東文化工場、中原大學總圖書館為例

Graduating Architecture—Architecture education and the examining system should take the Loudong Cultural Site and the Chung-Yuan University Library as examples.

/ By Graduation Suspended Troops

 

中原圖書館是個已經「畢業」多年的老牌資優生。當今臺灣的建築審核體制定義,一棟建築物的完成得經過重重的行政手續:先是土地的變更與測量、然後經由都市設計審議、建築執照、以及綠建築標章申請等行政作業所把關,當建築使用執照一核發下來,那麼此建築物就成了官方認可的「完工」。除了特殊行業與安全設備的定期檢核外,直到遇上天災人禍之前政府幾乎是不會再追蹤此建築物的任何改變了。但法律畢竟是為了容納多元道德標準而取的最小公約數,通過這些法律審核的建築物,不必然是「好」的建築。因此,對於建築的評價應是建立在法律審核之上。

我們認為,現今的建築審核體制,與現今臺灣的教育體制有相當的類似性、有著可以彼此參考的可能性。那一道道的審核手續、僅如同學校考試一般地測驗建築物的基本能力(人於建築物內是否安全);而都市設計審議中設有簡報會議的程序,也不過如同碩士生的口試問答;而那些科科都及格而畢業的「建築物們」,他們就能恰當地回應社會需求了嗎?隨著時間的推移,歷經變化萬千的市場洗禮後,他們還能被稱作為「好建築」嗎?有多少依照標準程序而建造的建築物,為何在完工時曾令人讚嘆欣喜,不到幾年卻反而被眾人詬病?

並不是完全按造既定計畫實踐出來的成果就一定是好的成果。因此我們認為,在建築的評價體系中,或許可以向教育體制借鏡、透過容許「延畢」來包容更多元的可能性。

文、圖/延畢雜牌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