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s
2019
06

引領日本建築在國際發光發熱的旗手:磯崎新先生

Arata Isozaki—The Man Behind the International Stage for Japanese Architecture

Embracing avant-garde, never shy from taking new challenges, and never repeats himself.
/ By Wang Ming-Shean

 

前言
筆者研習建築的20世紀末期(1995-1999),磯崎新建築師不僅已於日本建築界活躍40年以上,也在世界建築舞台占有一席之地。經過20年後的2019年,磯崎先生終於獲得普立茲克獎的肯定,作為日本建築界長年以來的領袖,業界普遍有「遲來的肯定」之聲,但在日本之外的地區,以及更年輕於筆者的世代,或許會抱持普立茲克基金會頒發「終身成就獎」之疑問,對於他在建築上的成就與具體面貌,相信也感到相當的陌生。

若以每個建築世代大約10~15年,筆者與磯崎先生相隔至少三個建築世代以上,本次榮幸受建築師雜誌編輯部邀稿,撰寫這位建築巨人的「評論」自然是不敢當,也非筆者之專長。期待能就建築修業時期,對於磯崎先生的認識,以及與筆者恩師仙田滿先生、工作上的師匠團紀彥先生私下的對談所獲得關於磯崎先生的思想與功績的情報,介紹給台灣讀者,以期大眾獲得更進一步的認識。

日本建築系譜
若將戰後日本建築家做世代分類,每隔十五年左右會有個明顯的人材輩出的世代,筆者姑且就台灣建築界普遍認識、於國際上也相當活躍的著名日本建築名家,整理如下表:
戰後第一世代以丹下健三建築師為代表,丹下先生作為戰後復興的國家棟樑,在重大建設及復興計畫上扮演著國家建築師的角色,同時以東京大學為教壇作育英才,培養了槙文彥、磯崎新及黑川紀章等幾位建築實務與論述能力兼備重要的建築家,間接推動了首次非西方發起的代謝派建築運動。

文/王銘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