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s
2016
06

從專業的堅持到歷史的未竟之夢

Unrealized Dreams: Profession and History

When we look back at what has happened to the Mitsui Warehouse, we all will be responsible for the history.
/ By Josef C. J. Sun

 

城市的進步不是犧牲歷史遺跡而來,而是找出新與舊可以並存的方法。
/柯文哲競選文宣(註1)

接下來幾年說故事的方式和角度
無論談北門、談機器局、談臺北工場、談高石組、談鐵道部、
談郵局這些偉大大大的國定市定古蹟
都會變成在講三井倉庫這個渺小小小的歷史建築
是如何為了一個傲慢偏執欠缺格局的執政團隊
「被感謝」、「被消失」在這個珍貴的文化資產場域
畢竟這是一座不斷宣告拒絕以宏觀視野度量歷史深度的城市
/凌宗魁(註2)

基本價值的辯論
台北市政府推動的西區門戶計畫,因為歷史建築三井倉庫的保存方式,而引發長達數月的激烈對話。由於交通問題與北門北側廣場的留設息息相關,經過4次審議、15個方案、1次公聽會的討論,三井倉庫的保存方式,在5/20文資審查委員會中定案,市府決議延續101年文資會的結論,同意市府暫時遷移保存。
這樣的結果,從文化資產保存的立場來說,三井倉庫的遷移保存,代表的是台北市政府透過這樣的方式,來說明在政策決策的過程裡,必須向城市中的種種現實妥協,放棄了以基本的價值辯論來提升城市未來願景的可能。

在這樣的時刻,檢視2014年8月12日,柯文哲市長的競選主張:台北市政的六大願景中提到的文化城市政策,卻是如此的相互矛盾。

文/孫啟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