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s
2021
10

從雜誌,我們能否清晰描述社會 悼念建築師雜誌前主編林芳怡(1965-2021)

Can We Clearly Describe A Society Through A Magazine? — In Memory of Former TAM Editor-in-Chief Lin Fang-Yi(1965-2021)

/ By Hsu Li-Yu

 

2021年6月10日,陽光再次出現前,芳怡突然走了,CDC編號12491,無更多說明。如此措手不及,親者哀慟,陌生者恐懼,我感到悲憤。 悼念一個人,往往意味著回溯時光,喚出她感人的片刻記憶,描述我們記得的陽光女孩,以慰親友;而在《建築師》雜誌上悼念芳怡 (台灣女建築家學會共同發起人),我試圖描述曾經有她投入的社會脈動,植存一種「領悟」,以告公眾,期使「悼念」成為動力。

2000年元月,時任主編的芳怡在《建築師》雜誌創刊25周年特輯裡的〈走過1/4個世紀後的昂首向前〉短文下了一句副標題—「從雜誌開始,到全面建築文化的活動場域」,通常,文章的主標題是為了迎合公眾期待,副標題則會傳達作者的動機與下一步。曾經,《建築師》雜誌元月號對建築界的傳統象徵,如總統府前每年元旦升旗典禮,集結眾人以「回顧專輯」為建築界(不分實務或教育)擘劃「未來」應有的展望。千禧年,剛好創刊25周年的《建築師》雜誌,元月號以「專業雜誌的細說從頭」再次回應這項儀式般的任務,這期是芳怡自1998年9月起轉任《建築師》雜誌主編後的第二年元月號,她用「自省檢討(self-reform)」一詞切入這份公會雜誌的「編輯」與「經營」的矛盾問題,透露出對「內部改造」的迫不及待。

文/許麗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