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s
2020
06

東京新國立競技場的誕生

 The Birth of the Japan National Stadium

Many bet on Ito’s proposal, but in terms of budget and construction timetable, it did not take the advantages of its technology and experience, and eventually lost to another proposal.
/ By Yang Yi-Yong

 

當時建築界也較多人看好伊東案。但在「工程造價、工期」項目,B案因有三大營造公司之經驗及技術支援理應佔優勢,卻失分許多,讓A案反敗為勝,其結果倒是耐人尋味。

白紙撤回∼新國立競技場完工 札哈·哈蒂事務所提案之新國立競技場於細部設計接近完成時,總工程造價的估算為2520億日圓,大幅度超過競圖時所提示之約1300億日圓。2015年7月17日安倍晉三首相當機立斷,宣布整個設計案之實施歸零重新考量,即「白紙撤回」,以平息國民輿論對浪費巨額工程費之不滿。 JSC之亡羊補牢 主辦單位日本體育振興中心(JSC)有鑒於舊案之種種教訓,並經負責奧運之官僚大臣從政府各單位派出人力支援,在極短期間內立即修改原競圖內容條件及競圖方式以便進行下階段的競圖。建築物高度無太大修正,但已不堅持要求「全天候」之競技場,解除了設置開啟式屋頂之魔咒。刪除不必要之機能及減少收容人數,使總樓地板面積縮為19萬4,500平方公尺,並規定工程造價之上限為1550億日圓,以避免造價無限度的擴大。另外也放棄橄欖球世界盃於國立競技場舉辦,配合東京奧運之預定時程以2020年1月底為完工期限。

文/楊逸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