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s
2021
04

給現代建築的備忘錄 閱讀台豐高爾夫球場西薩會所與嘉卿會所

Memos for Modern Architecture: Reading Siza House & Chia-Ching House at Tai-Fong Golf Club

/ By Chin-Wei Chang

 

三十年前,葡萄牙建築師Álvaro Siza摘下全球建築界最高榮譽普立茲克獎(Pritzker Architecture Prize)的桂冠,說明他在建築領域的文化貢獻和學術成就。然而,有別於大多數該獎得主的是Siza在2011年獲頒另一項殊榮:國際建築師協會(International Union of Architects,簡稱UIA)傑出建築成就金獎(Gold Medal for Outstanding Architecture Achievement),側重建築專業者的普世價值和社會意義,與前者定位不同。當台豐高爾夫俱樂部(Tai-Fong Golf Club,簡稱台豐球場)十年前擘劃為球場貴賓打造全新會所時,考慮過的建築師人選Herzog & de Meuron(HdM)以及Peter Zumthor也分別曾在2001年與2009年拿下普立茲克獎,但卻都沒有最後出線的Siza榮獲UIA金獎之能耐。 舉世第一座由普立茲克獎建築師設計的高球俱樂部落成啟用,兩位幕後舵手功不可沒:林伯實董事長強調超越物質享受的美學經驗,也是夫人徐莉玲女士長年領導學學文化創意志業推動的宗旨。台豐球場建築師的遴選策略與眾不同,捨棄紮根瑞士巴塞爾的媒體寵兒HdM與Zumthor,選擇來自偏離歐洲中心、位居西南方伊比利亞半島上Siza及其重要夥伴Carlos Castanheira的決定,為台灣這座已對普立茲克獎不陌生的島嶼找來同樣熟悉海洋的葡萄牙建築師,在全球化浪潮下回歸在地土壤與最純粹的建築本質:人、活動與環境。這是西薩和嘉卿兩座會所得以對現代建築史進行理論干預的能量和契機。筆者相信Siza願意開放討論,因為他曾語重心長:「汲取了假說和評論的設計因為『學習過程』的支持,才能夠回應對它們的批評(criticism)」。

文/張晉維
攝影/林佳翰、張晉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