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s
2021
01

詩人看建築

Architecture In the Eye of A Poetess

/ By Yen Ai-Lin

 

建築,是動詞兼名詞,是住壞成空的空間。在平原蓋成農舍,林隱深處有一小築,濱海日出日落的位置有一扇門窗,也有那危崖懸空的修道寺院,現今更多人選擇城市的高樓,彷彿一彎月亮掛在越來越窄的巷口,才想起原在山內海邊的家鄉。 因此建築充滿方向感,指向一個人的出生、也許童年、青春校園,走出熟悉圈而投向陌生道路,也許終老一生並未離開,肉體即自我的建築。指向飄移或固定,指向鄉愁或失根,指向富貴風水或樓起樓塌的家世起落,指向一個人的眼神,佔據他心裡擁擠的停車場最角落的車位永遠不開出去,建築是這樣的,我的觀點跟他的指涉,也能以全知觀點俯瞰人間。 當我透過窗戶看見飛機開始降下,把一些雲拉低,又把人的心思拉到飄渺無垠,此時大船划過海平線,飛機跟船都是移動的建築,沿著地球無形的經緯,繞著專屬的日月星象。地球本來只有天地山水,人獸為了立命保全,除了尋穴而居,開始築巢建窩,建築,始於「立」。從此,凡有群聚生物,學習建立安身棲所、家、築、窩、宅、屋、房、居、所、宿、邸、院、樓、宇、宮…個人與他人的關係網絡,也是建築成為家國社稷的基礎。 建築是人在天地之間的活動,一種佔據跟圖騰,充滿了人的故事。

文/顏艾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