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s
2016
06

造風景與殺風景

Making A Landscape or Making A Scene?

Making the best use of the available materials rather than twisting their properties so their precious advantages won’t be spoiled.
/ By Gene K.Y. King

 

日前出現了台南市北門的水晶教堂,以及嘉義布袋的高根鞋教堂,都是座落在海邊,原本以為是婚宴產業的噱頭,未料竟是交通部觀光局雲嘉南濱海風景區管理處(簡稱濱管處)的政績,據說北門花了上千萬,布袋花了兩千多萬,這兩個小房子在網頁上頗受網友討論,連建築師雜誌都認為和臺灣的環境美學及文化相關,是值得討論的現象了。

但其實在建築上,這兩棟房子並沒有實質內容可以討論,因為它們與週遭環境也沒有關係,純如空地中的一個亭子,內部也只有一個統艙空間,北門水晶教堂還勉強像個教堂空間,布袋高跟鞋教堂就完全是空間跟隨造型,由鞋跟進,所以前高後低,與教堂的空間序列完全相反,構造上全棟都是用空間桁架和結構玻璃所做,好像在做建材展示廳,有朝一日褪了流行,或許可以轉做此目的。

這兩棟房子都算是要趕流行趨勢,建築師也都努力創造品味,不是過去生猛到「俗擱有力」的檳榔攤、屋頂違建、海鮮餐廳之類,是來自民間下意識的美學反映,因此我以為,尚未能稱上是個文化現象,只能討論為什麼它們這樣受到網友和鄉民的歡迎,以及為什麼政府部門在建設一事,適合扮演什麼樣的角色。

文/金光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