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s
2020
02

還有多少我們「視而未見」的現象在我們的週遭?

兼論衛武營表演藝術中心的「實」與「虛」

How Much Around Us That We’ve Turned a Blind Eye?
The Substantial and Insubstantial Spaces of the Weiwuying National Center for Arts

A spatial analysis of Weiwuying after more than one year of its inauguration is an afterthought.
/ By Stan Lo, Eric Hsu

 

與麥肯諾的合作是具有啟發性且受益良多的。他們帶來的不是演技的手法,而是根植於在地「原生」環境的觀察與再詮釋。他們深入與直接的觀察,讓我們這群生長在這個環境半世紀以上的人,又時時將所謂「愛鄉土」、「臺灣意識」掛在嘴邊的人感到汗顏。從過程中有幾個很深的體會。

1.直觀(Straight Forward)
從基地茂密連天的榕樹群與讓人們在樹下打太極跳舞的空間,複製轉化成建築的榕樹廣場,提供多元的市民活動空間。

2.敢想(Think Big)
創造如洞穴般的非傳統建築的空間與造型,放大到都市的尺度,並用代表造船工業的粗糙鋼板將整個洞穴焊接出來。

3.不刻意做造型,波浪造型自然生成
當初比圖複選時為了現場說明,我們特地在臺灣製作了一個較大的模型,但做完之後,它只是一個高低起伏的平板, 外觀看起來並無我們一般人所想像的建築造型,唯一特別的是在這塊大平板上挖了許多像乳酪(cheese)的孔洞。

它所型塑的空間變化,得將眼睛放在桌面的高度才看得到。相較於其他進入複選方案極盡造型變化之能事。本案類似地景建築的造型,以低調但融入並複製環境的作法能在決選中出線,不得不讓人對當初評審獨到的眼光而感到折服。

文/羅興華、徐少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