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s
2019
08

色彩如何存在建築裡

Colors in Architecture
/ By Li-Yu Hsu

 

建築師與色彩
這是一個普通的題目,我先以啼笑皆非的小事開始。
朋友開玩笑:一間房裡聚集一群黑衣人,如果不是幫派圍事、追思儀式,就是建築師開會。建築師真的都偏好黑衣裝嗎?2009年Springer-Verlag/Wien在德國出版過一本書《為什麼建築師穿黑色》(Why Do Architects Wear Black),全書既無分析也沒下結論,直接攤開歐美建築師的各說各話,其中,最簡單的三種回答,一是「我不穿黑色 (I don’t wear black)」,例如:彼得.艾森曼(Peter Eisenman),二是「我不知道 (I don’t know)」,三是「恐懼 (Fear)」。問題的重點不在建築師的衣櫃,但多少有助於打開現代建築師與色彩之間的糾結:色彩,如何存在建築裡?尤其是在上個世紀,色彩,甚至是遮瑕的白牆,都在現代建築師戒慎恐懼的「裝飾即罪惡」的坑洞底。

將服裝跟建築色彩相提並論的建築大師不少,例如:勒.柯比意(Le Corbusier)在1915年曾將仕女的服裝描述為現代性的經驗。現代/摩登(Modern)的效力相當於追求感官享受的慾望(Sensuality),因此現代性被解讀為「誘惑的科學」(Science of Seduction),如同女性的服裝,意思是美麗女子利用服裝誘惑人們臣服其魅力之下,這種魅力功夫襲自過往誘人的表象,現代/摩登的效果也是。包浩斯學院的創辦人華特.葛羅培斯(Walter Gropius)也曾將現代建築的定義連結上(女性的)服裝,他主張斷開表象的偽裝,特別是與承襲過往繁華的形式,他著白上衣、黑長褲、黑領結,在包浩斯學院裡外走動,宣示他的「現代工業建築的發展」。換言之,當我們回顧當年王大閎建築師譬喻國父紀念館上揚的屋角是「小女孩飛揚的裙角」,不單純是建築師偶然的感性發言,而是「誘惑」,現在我們應當能理解背後的現代性脈絡。

文/許麗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