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05
年輕世代建築發展現象

新世代的建築夢

Architectural Dreams for Young Generations

“Born into an absurd world, is to live, be aware of one’s life, one’s revolt, one’s freedom. ~ Obituary of Albert Camus by William Faulkner
/ By Lin Yen-Ying

 

從耳熟能詳希臘神話說起,薛西弗斯因得罪眾神而受懲罰,日復一日的必須將巨石推到山頂,到達山頂後巨石自動滾落山腳。日復一日,週而復始。他不斷重複這個徒勞的過程,我不是他,也不知道他的心情。但是在我學習建築的那個年代,建築師似乎就是被理解成一種不能停止挑戰的角色。卡繆提出了對於這個神話的解釋,薛佛西斯不斷推動巨石上山,正象徵著人類的「生命過程」。出生、生存的掙扎與奮鬥,最後死亡,世世代代都經歷這個過程,沒有終結。

讀卡繆的時候,印象最深刻的一句話是「生命的意義在於過程。」基本上我認為他改變後人對於「存在」本質上的思考。記得是大學四年級的時候讀的卡繆,試著理解他所談的「存在」是什麼意思,還記得當年無論如何看不懂的那本「異鄉人」。卡繆提出「荒謬」這個概念,重新說明人所置身的世界與存在。如果說他透過文學寫作,哲學思考、藝術表達來詮釋「荒謬」,是被大家所接受的,那麼神話中悲慘命運的受難者,其實就是反抗命運及覺醒的人類精神的象徵。這對於當時正在唸建築並且著迷於哲學思想如何影響建築觀念的我而言,無疑是一種悲壯又必然的暗示。

文、圖/林彥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