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s
2020
02

壯圍浪流連

Lingering in Zhuangwei

When the cypress slab modes were cut off, a landscape without border was opened up for one to linger on carefreely.
/ By Fieldoffice

 

記得是一個因為黃聲遠要看設計所以熬了一整夜做模型的早上,他似乎還是對那個模型不甚滿意,「覺得還是有那裡怪怪的,說不上來」…又是給著這種讓人摸不著頭緒的建議,然而這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輪迴了,看完設計後很無奈地傳了封超長的簡訊給我的畢業設計指導老師小王,內容是我覺得自己好像永遠做不出黃聲遠滿意的田中央style,好像怎麼做都不對…之類的,出乎我意料的是大忙人小王立刻就回電話給我,跟我說從來就沒有什麼叫做田中央style,只需要堅定持續地一直做下去,一定可以找出一個答案,雖然半信半疑但也就變現在這樣。田中央似乎只是一個氛圍,在那個氛圍中耳濡目染的我們做出來的設計才會多少都帶有一點貼近土地的親切感吧,或許這就是我當年誤認的田中央style。

阿堯:競圖階段討論過幾種方案,也再跑了整個宜蘭海邊,發展模型出現了像南方澳造船船屋,也有北海岸馬岡漁村的九孔養殖池,(田中央暑假實習生小旅行走訪北海岸,同事走在養殖池的步道都快被海浪捲走),後來有點無俚頭的硬把九孔池的紋理套在模型上,看起來與沙丘地景呼應的水平線條,但是還是無法往下發展…

文/田中央工作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