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s
2021
03

建築的來生 評《末年:戰後台灣現代建築與移植現代性》一書

 Next Life – Book Review of Modern Architecture and Transplanted Modernity in Postwar Taiwan

The purpose of architecture tectonics is for better architecture. Although it sets out from the assembly of objects, it is to find the suitable usage for suitable buildings.
/ By Hsu Cheng-Ju

 

許麗玉在2020年出版:《末年-戰後台灣現代建築與移植現代性》一書,從題目可觀察,本書著重在台灣建築的現代化過程中,所顯現的關於「移植」及「現代性」的諸多問題。現代建築在台灣的歷史有多家說法,尚未形塑一條清晰,或者,眾人皆信服的歷史論述。許麗玉在本書直接以「戰後」作為一個時間上的分野,試著討論戰後「現代建築」在廣泛的社會學上之意義。 有論者說,建築是時間與社會意義的再現,《末年》此書不直接討論建築形式之外顯,但是不斷的論證建築生產過程中,背後的社會與政經文化之權力如何影響建築的生成。它關乎了幾項子題:一、建築的生產與社會倫理的關係為何?二、時間與社會的再現代表了什麼?三、建築是什麼? 許麗玉從書中第一部的「表述戰後台灣形勢」、第二部「物質化建築工業環境」、第三部「誰的建築觀」及第四部「『大同社會』之夢」便都是在試圖探問上述的三個子題;以下便試著討論本書與三個子題的關係。 建築與社會的闡連.

文/徐鉦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