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s
2019
08

懷念陳邁的身影

In Memory of Chen Mei

Chen Mei was like my mentor and my older brother. During our decades of friendship, we shared full trust and respect from one another.
/ By Chen Pao-Sen

 

1963年我進成大建築系,第一堂設計課,進來了一男一女二位老師。那位年輕的助教開始講解設計課程,逐一介紹繪圖工具,像比例尺、三角板、平行尺、鴨嘴筆等,然後要大家學「倣宋字」。看他面帶微笑,熱情而自信,他是陳邁,背後站著的是黃秋月老師。剛上大一,迷迷糊糊與陳邁並沒有太多接觸,一年之後,他就去了瑞士。

大三時,賀陳詞老師上設計課,賀老是出了名的關愛學生,他常會聊起一些優秀學長的故事,才知道陳邁轉系之艱辛,也知道學校附近那天主教學生活動中心是他的設計。1968年,賀老跑了一趟歐美回來,我已在唸研究所,較有空聽他說起在波士頓、哈佛、普林斯頓,那些學長的故事。賀老說得搖頭晃腦,笑顏逐開,這些學長的大名則如雷貫耳。1970年我畢業北返工作。後來開業,賀老則往來東海、逢甲兼課,也偶會見面,想當然耳,他可能也把我們幾個學弟介紹給陳邁他們。

我和陳邁較多互動應是在1978年高而潘先生當上成大系友會長及台北市公會理事長以後的事。在成大系友會,高先生和陳邁是二個指標學長。高先生談吐高雅,理事清晰,而陳邁熱忱、燦爛,一談到成大往事,眼睛似會放出光芒。2004年,我協助吳讓治建築文教基金會,舉辦了一系列「現代建築溯源」論壇,介紹戰後台灣建築師,第一組受邀的即是高而潘和陳邁,由這二位令人尊敬的學長對談。

文/陳柏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