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s
2019
11

我的旅程,我的創作

My journey, my work …

After a certain stage, it is more important to unlearn and uncondition oneself than spend two years in an American university…
/ By Architect Shirish Beri

 

1974年我剛剛從阿默達巴德環境規劃和技術中心畢業,我父親把我叫到房間,說「我留著這些錢,要給你去美國進行建築的學士後研究。」(他對我哥哥也做了一樣的事,那時哥哥剛剛從美國拿到工程碩士學位回來。)我請我父親給我幾個星期的時間做決定。 接著我去了一趟旅行,去流浪,讓我可以好好想想父親的提議。從我建築主修的第三年開始,我就已經很習慣這樣的四到六個星期的孤獨假期。我會在假期中先賺一點錢,接著就帶著少少的錢出發,睡在海灘、岩石上、廟宇、清真寺或是便宜的木屋和宿舍。這些時間很重要,讓我可以重新審視我的生命旅程和工作建築之間的關係。無論何時我都很享受這些停頓和安靜。 因此,當我思考父親的提議的時候,我理解到在建築上,在某個階段之後,一個人任意的不做任何學習也不限定自己,遠比花上兩年在美國大學內,在完全不同的社會脈絡裡研究假設性的設計問題,要重要的多。相對的,我可以設計一些真的建築,在真實生活中測試這些建築。因此我回去找父親,告訴他我不想出國唸研究所,但我需要那些錢,雖然只是一萬五千盧比。 那麼,我希望怎麼生活和工作呢?我要把錢花在哪呢? 我的順位很清楚 … 我是帕區瑪

設計∕薛許.貝里
翻譯/李國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