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s
2016
03

澎湖二崁聚落保存

The Preservation of Erkan Settlement in Penghu

The most plausible experience of Erkan came from the Community Empowerment initiated by the Council for Cultural Affairs, the former body of Ministry of Culture.
/ By Yeh Nai-Chi

 

二崁是國家有政策有計畫推動的聚落保存案,他論述形成一定的影響效應。但是在二崁之前,必須談到的九份、鹿港、三峽三個案例。這三個案例的成敗經驗,影響二崁保存論述。

前期案例一:九份
九份是個自前清即已知名的金礦村落,1980年代有一個胎死腹中的「藝術村」計畫,在藝術家未能聚集之前,即因房價飆漲而失敗。

大竿林社區規劃
然而這類繁華褪散的頹廢礦村,在這種年代通常是地方建設的邊陲,脫落的偏鄉地帶。1989年的春夏之際,九份大竿林社區的民代和地方頭人們,一齊來到台灣大學土木研究所找夏鑄九教授。他們說:過去建設經費微薄,每個里每年僅足費用塗國旗。今年好不容易透過各里輪流,累積了數年和幾個里的建設經費,湊到三百萬元,期望夏教授能幫他們在大竿林社區做一個比較像樣的地方建設規劃,而不要再只是塗國旗、寫標語了。

夏鑄九一感動,就當場答應接這項工作,並且承諾不收設計規劃費用。我當時是夏老師的研究生,他這一答應,可把我害慘了,巧婦需為無米之炊。我先找到淡大研究生朋友張興國(其實這群居民之所以會來台大,都是由他牽的線),還找到兩位熱心的前後屆台大研究生同學:吳瓊芬和顏忠賢,一齊來當免費義工。另外,還向張景森老師借暑期工讀生名額,張老師也爽快答應,給了我們兩名淡大學生,其中一位即是顏亮一。模型紙板,是我從其他案子的剩餘舊料中取材;模型底板是自腳踏車棚的廢料堆中找到的。至於,最後報告書的印刷費是怎麼墊支的,我真是記不得了。

文、圖/葉乃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