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s
2021
02

與它者共構 邊陲與中心、自然文化、反思建築的疆界

To Compose with Otherness 

/ By Chung-Wei Lee

 

建築該如何回應當下自然為人類文明所帶來的挑戰?理性主義所帶來的科技與知識的發展,隨著資本化、全球化與自由化,引領我們進入了進步的「現代(Modern)」,但也帶來了過去沒有預見的貧富不均、環境汙染、氣候極化、新民族主義等危機。現代的知識系統理性地將人與自然分開、把事物分門別類,不斷地將被定義是「它者(Otherness)」的事物從文化中分離出去。至今,我們卻意外地被宣告進入了人類世(Anthropocene),全球環境之變遷已然成了人類文化自身的產物,自然與文化之間充滿了盤根錯節的關聯與衝突。Lebbeus Woods認為,Bruegel所描繪的歐陸中世紀混沌景象更相似於今日的現實,當下的我們正像是Bruegel畫作中的群眾,在各種彼此競爭且無秩序的力量之間,苦苦追求遙不可及的平衡。

當前仍被建築學界與業界視作典範的現代主義,同樣是在此前那崇尚理性與進步的浪潮中產生。但是時至今日,建築不僅成了加劇資本壟斷與貧富不均的推手之一,它的生產與運作更是全球最為耗能、二氧化碳排放量最多的產業 。如果說建築專業之目的是在解決社會的的需求與問題,那麼,建築師又該如何以論述與實踐回應當前連社會也爭論不休的自然危機?本文將從爬梳建築文化與自然之間的流變開始,試以寰宇政治學 (Cosmopolitics) 的視角觀之,並訪問到Anna Heringer、里埕設計工坊的李秀秀、Diana Agrest,以她們的思辨與作品體系來重新審視當下在地/全球、前現代/現代、自然/文化、建築/非建築的對立,試圖以更包容的角度,與它者組構(Compose) 出在當下的危機中找到一個立足點與實踐建築的可能。

文/李重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