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s
2016
09

認識工程最有利標

Most Advantageous Tender

This essay is to investigate how the architectural profession and construction quality are affected by the lowest tender and the most advantageous tender.
/ By Lu Ching-Wen

 

甫上任沒兩個月的行政院公共工程會主委吳宏謀於今年五月三十日首度立院備詢時表示,未來將積極推動最有利標,讓好廠商出頭天,政府部門如果堅持用最低價標,工程會就加強稽核。
這是非常重大的宣示。工程界,不論是營造業或是技術服務業,都了解,這項政策如果能被落實,將對國內公共工程的品質產生根本性的影響。

在這之前,遠見雜誌在4月號做了一篇專輯,「公共工程糟透了 都是最低標惹的禍」,深入探討公共工程品質的低落的原因。前內政部長李鴻源,更多次在媒體發言,深惡痛絕的批評「最低價標」:就是因為國內近98%工程都採取「最低標制」,不管過去廠商紀錄,而是價低者得,因此不少「皮包公司」鑽漏洞,砍價得標後再搶其他標補財務缺口,最後周轉不靈,只能讓工程擺爛。

公共工程品質低劣與「最低價標」的關係,現在已是路人皆知的事。但除了「最低價標」外到底還有什麼別的辦法有助於提升工程品質?這卻是工程界苦思,行政部門苦研而尚未能有對策的大問題。而在各種解決對策中,「最有利標」的決標制度雖然常被人提起,很多人也都說好,但卻也沒能成為常規,只偶而被有心的機關用力的抬出來用。蘇貞昌當行政院長時甚至還說過「以最低價標為原則,最有利標為例外」。可見,行政部門對最有利標避之唯恐不及的心態。

文/呂欽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