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s
2018
01

近期建築踢館沒?

Kicked a Project Lately?

I wish people would stop asking me what my favorite buildings are, I do not think it really matters very much what my personal favorites are, except as they illuminate principles of design and execution useful and essential to the collective spirit that we call society. ~Ada-Louise Huxtable
/ By Patrick Hwang

 

前面題綱引用的文字充分說明建築評論的目標與動機:少提評論者個人的意見,著重於對整個社會或建築與設計教育有貢獻的觀點。本篇文章標題改寫已故建築評論家艾達.露薏絲.賀克斯苔博(Ada-Louise Huxtable)1973年出版的論文集《最近踢垮了一棟大樓?》(Kicked a Building Lately? ),旨在探討近來對學院中建築評圖的觀察,特別是我所任教的香港。「近期建築踢館沒?」試圖釐清實做課指導教師、外聘評圖教師、學生,以及觀眾在評圖時發生的特殊狀況與微妙互動。

評論所見
1960年代美國藝術家賈斯培‧瓊斯(Jasper Johns)創作了一系列諧擬藝術評論與評論所用工具的繪畫與浮雕。「評論微笑」以牙刷上的四顆牙齒表達藝術家對評論者認可的強烈欲望。這個反轉嘴巴與清潔用品的組合訕笑著藝評與藝術家之間獨立卻緊繃的關係,就好像藝評是「被馴化過的野蠻人,會以犀利的語言撕碎作品」。而在「評論所見」這件作品中,藝術史學家羅尼‧芬斯坦(Roni Feinstein)表示,瓊斯表達的是「藝評無法以他所熟悉的語彙、觀點或概念理解作品的可悲情境」。

不同於藝評與藝術家的對立關係,在建築學院中,評論對於建築師的養成不可或缺。當學生以所學呈現物件所欲指涉的觀念時,建築評論就是戰場,而具有豐富經驗的評論者會監督這場征戰。

文、圖/黃聖鈞
翻譯/吳介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