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s
2017
01

阿姆斯特丹住宅政策與住宅協會的角色

Local housing policy and the role of housing associations : The case of Amsterdam

In the city of Amsterdam 46% of the housing stock is still owned by the Housing Associations (Amsterdamse Federatie van Woningcorporaties, 2016). Accessibility of the city for all income groups has always been an important policy goal. In that way Amsterdam can be described as ‘undivided city’.
/ By Jeroen van der Veer / Translated by C.J.Anderson Wu

 

歐洲有幾個國家在重建福利國家的過程中,租賃社會住宅部門削減,轉為一個大家都可利用的資產審查系統(Means-Tested System)。哈洛(Michael Harloe)描述過兩種社會住宅模型:「總量補貼模式」(Mass)與「差額補貼模式」(Residual)。許多國家的總量補貼模型都已逐漸轉變為差額補貼模型,與荷蘭相反,因荷蘭有高達30%的社會住宅,居歐盟之冠。二戰之後,荷蘭租賃社會住宅部門就致力於服務最大多數的民眾,而大多數的荷蘭租賃社會住宅由獨立住宅協會(HAs)所有。大都市裡的社會住宅比率會高於全國平均,所得水準居於中段的人口也會住在社會住宅裡。2011年時國際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指出荷蘭的社會住宅是一個基礎寬大的制度,申請者的收入不受限。

在福利國家體系持續重建的方向下,財政緊縮且面對新的歐盟規範,我們似乎進入了一個新階段。在荷蘭,這是反應新立法所採取的措施,例如:
自2011年以來,社會住宅租賃針對家戶所得低於3萬5千歐元者(目前提高為3萬9千歐元),這使荷蘭的社會住宅更趨向於資產審查系統的運作。
中央政府課徵租賃社會住宅產權所有者稅(或稱房東稅),預計2018年開始將為政府稅收增加至二十億歐元。

文、圖/Jeroen van der Veer
翻譯/吳介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