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s
2016
02

營造法式與未完成的雪梨歌劇院─尤恩伍重的成與敗

The Success and Failure of Jorn Utzon and His Unfinished Sydney Opera House

“Treatise on Architectural Methods or State Building Standards” was one of Utzon’s favorite reference books which he acquired in 1958 through the help of Liang Si-Cheng. It significantly affected his design, especially the Sydney Opera House.
/By Chiu Chen-Yu

 

1957年「雪梨(國家)歌劇院」國際競圖結果公佈,由丹麥建築師尤恩伍重獲得。那一年,他只有三十九歲(圖1)。雖不滿四十,但他已遊歷歐、美、非三洲以體驗不同建築文化,並親自登門拜訪萊特、柯比意、密斯凡德羅、阿瓦奧圖等四位國際大師,一一考察其經典案例。同年,他到了澳洲,並在回程時參訪了日本。一年之後,他與挪威好友Gier Grung來到中國,展開長達三個月的建築之旅。

為了這一次的旅行,伍重足足準備了兩年。在北京,他一一考察博希曼(Ernst Boerschmann) 和喜龍仁(Osvald Sir幯)筆下的中國皇家建築。同時分別在北京拜會了梁思成,在南京拜會了楊庭寶、童寯等人。其中梁先生幫伍重購得兩套1925年版營造法式(圖2)。其中一套伍重留給自己,一套給當時已立志作建築師的大兒子楊伍重(Jan Utzon)。之後八年,直到1966年被迫離職雪梨歌劇院一案, 法式一書啟發伍重許多設計上的靈感與準則:一方面,伍重從法式獲得許多解決方案的觀點與想法;但另一方面,這些獨特見解也為歌劇院的設計增加了許多實踐上的挑戰。這直接或間接導致了與業主及工程師之間的衝突、工程的超支與延遲,以及最終伍重的離職。

半個世紀後,伍重當年所遺留下的方案無一發展與落實。伍重生前也從未公開其未完成的歌劇院一案。所幸,隨著伍重檔案的陸續建立,以及前後幾代學者的共同努力,法式對伍重雪梨歌劇院一案的影響才逐漸被發掘與重視。因此為我們提供一個重建、回顧並審視伍重對法式的瞭解、法式如何影響歌劇院設計,以及伍重在雪梨歌劇院的成與敗。

文、圖/裘振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