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s
2018
01

歷史折射而生的建築

Architecture Created in Refracted History

/By Empty Bottle,Compiled by Dio Xi Research

 

我們之所以叫做「空瓶子」,是因為我們把組員比喻成是不同的空瓶子,組員各自的經歷還有看法比喻成是瓶子的內容物,每個不同的瓶子會因為內容物不同,折射出不同的光;就像每人會因為經歷不同,有不一樣的思路與看法。我們會先帶出一個前提,是我們組員所共同擁有的生活經歷。我們對這經歷有不一樣的認知,我們會先解釋認知差異的產生,再下一個簡單的總結。

論述分為四個主題:第一個是窗戶,先看到的是鋸齒狀的窗戶,我們四個都喜歡坐在圖書館靠窗的位置,是因為坐在這裡可以接收到外面的陽光,特別在冬天,讓圖書館可以更加溫暖明亮;但在夏天,可能坐在這不到十分鐘就滿身大汗。陽光斜射,看書時會覺得還是會太過刺眼,所以我們認為還需要再考慮溫度與強度。

第二,大廳的樓梯設計成圓弧形狀的,十分特別,相較於傳統直線樓梯更能吸引使用者的目光;挑高的大廳加上樓梯的垂直阻隔面,勢必造成在大廳講話的音量擴大,但同時也能讓高聲說話的人意識到自己的音量而去降低。比較同樣由王秋華建築師設計的中正大學圖書館,使用者於一樓能看到二樓的景象,但中原大學圖書館卻把這樣的設計應用在三樓到五樓,別出心裁,也能保護內部使用者的隱私;但逗留在一樓到二樓的訪客,卻會感覺到天花板較窄、有壓迫感,尤其是在樓梯口處。

參賽隊伍/空瓶子
側記/著時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