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s
2015
05

永遠的漢先生

Everlasting Spirituality

Raising questions to Mr. Han was like throwing a rock into a pond, one expected to see spreading ripples. His talk might last as long as an hour.
/By Kris Yao

 

回想起來,我領受漢先生教導最密切的時候,是1974至1975年間,我在東海大學建築系大五的那一年。在我的求學過程,如果說後來到了柏克萊加州大學(1977-78)那一年是眼界與見識打開最多的一年,那麼在東海大五的那一年,純粹從建築的角度來說,是學到最多東西的一年。那是很奇特的一年。東海建築系是五年制,同年級其他的朋友都畢業了,就剩下我們一班,好像跟別人沒有關聯了,而且所有的課都修完,只剩下「畢業設計」這一門課。

那一年正好漢師母與小孩都在美國,所以我們與漢先生就這樣被「留下」。又因為只有一堂課,因此,當我們在工作室做畢業設計時,他差不多天天都會出現。如果你想的話,是可以整天跟漢先生混在一起。

文/姚仁喜